国际足球竞技场论坛开坛 五大议题分析中国足球

引子 “未来是亚洲!(The Future is Asia)”这是亚足联网站和徽标上的一句话。而当国际足球竞技场将首个分会场选在北京时,这句话即将成为现在时。正如国际足球竞技场创始人施密特所说的那样,“亚洲不再是未来,而是当今足坛的中坚力量。

”于是“决策者论坛”会选择在亚洲、在中国设立分论坛,因为世界要亲眼见证亚洲的崛起、中国的崛起。

这是国际足坛的决策者、思想家会聚一堂的会议;这是一个足球专业人士、商业领袖、领导者们的会议,是主席、教练员、教授、球星、经理人、记者和俱乐部乃至律师法律界人士的会议。

谢亚龙(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中国足球还处于比较低的阶段,我们需要各种思想的碰撞来为我们剖析,中国足球运动发展过程中的成败得失,而最终指导中国足球走上国际化道路。

哈曼(亚足联主席):IFA一直是亚足联的最佳合作平台,我希望这次盛会能诞生更多、更好、更闪亮的点子,我相信你们的交流一定是令人激动而富有意义的。

本报北京专电 昨天上午10点半,被誉为“决策者论坛”的国际足球竞技场高端论坛(IFA)在北京东方君悦酒店的附二楼准时开坛。

IF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先生用“亚洲不再是未来,而是中坚力量”的话语,一开始就为这个“决策者论坛”定下了很高的基调。施密特强调,IFA虽然诞生在欧洲,但它却是属于整个世界足坛的。尤其是在面对亚洲足球正在崛起的现状,施密特特意感谢了中国方面在迎接IFA来临时,所表现出的开放态度,“这正是我们论坛所需要的态度。”

从低处开始,不仅是因为附二楼,更是因为亚洲足球的地位;在高处结果,不仅是因为高端的参与,更因为话题的前沿。“决策者论坛”指引着中国和亚洲足球的明天。

作为世界足坛的风向标,国际足球竞技场既然来到中国,就肯定避不开中国足球、中国联赛。于是,昨天的第一天讨论中,“中国职业联赛:在国际联赛比较中寻求最合适的模式”成为了第一个议题。

讨论者:德甲联赛执行董事汤姆·班德、美国职业大联盟洛杉矶银河俱乐部主席蒂姆·莱维克、日本J联赛代表铃木德昭和中超联赛委员会秘书长郎效农。

四位讨论者都将青少年的培养放在了整个职业联赛发展的第一位,而这恰恰是中国足球最尴尬的难题——基础力量。当来自四个国家的讨论者将各自国家小孩踢球的年龄公布时,德国的班德和日本的铃木德昭都自豪地宣布“4岁或5岁就开始进入业余俱乐部”,而郎效农给出的答案却是“10岁左右”。

班德向郎效农推荐了德国的模式,“培养青少年有些费力不讨好,但德国足协却会给那些球员被挖走的小俱乐部提供最高达200万欧元的补偿;而对于那些大俱乐部,则要求他们建立各级青少年培养机制。”德国人的严谨在日本人的细心中落了下风,铃木德昭认为日本的模式更加彻底,“日本小孩只要愿意,从4岁开始就能接受到系统的足球教育,而且这样的教育是和日本的学校教育同步的,也就是说,日本小孩不用为了踢球而放弃学业。”

而郎效农却认为,中国的后备力量之所以薄弱,很大原因是中国的特殊情况。“俱乐部梯队仅从15岁开始,更小的孩子怎么办?学校的升学压力下,还有几个孩子在踢球?地方足协组织活动能力有限,而且人才资源远远达不到要求。”

在越来越多的世界顶级俱乐部拥有属于自己的球场后,中超球队普遍使用市政球场的特点显得很突出。而对此,无论是日本的铃木、德国的班德还是美国的莱维克都是同样一个观点:从企业赞助中寻找自己的球场。

在讨论开始之前,郎效农先向各国代表介绍了中超现在的球场情况。“在15支中超球队中,只有天津泰达拥有属于俱乐部的球场;而在中甲球队中,只有重庆力帆的洋河体育场归他们自己。”如此尴尬的现状引起了各国代表的强烈反应。

“我们一直借鉴着英国的模式,英超给人最深印象的是他们的球场气氛,而这样的气氛正是来自于属于俱乐部自己的球场。”莱维克表示,美国原先的足球场大多都是和橄榄球合用,但现在很多球队都开始修建专门的足球场,原因就在于他们找到了赞助商。来自德甲的班德对此表示赞同,“世界杯之前,我们总共花了19亿欧元修建新球场、维护老球场,这些费用由俱乐部承担是不公平的,其中大部分来自于企业的赞助。”

根据郎效农的报告,整个去年的中超15支球队中,竟有9支球队盈利!这样的数字无疑和中超目前在中国球迷心中的地位反差太大,而在郎效农看来,如此盈利的中超实际上是很不健康的。

郎效农认为,一个成熟的俱乐部收入中,门票、电视转播和俱乐部商品应该占其中的大部分。而中超俱乐部呢?电视转播收入仅占2.7%,门票收入也只有4.5%,而企业赞助竟然高达72.4%!“这说明我们的俱乐部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企业赞助,而这些赞助企业根本就是俱乐部股东!”郎效农甚至由此得出如下结论:广告或赞助收入的高低和一个国家足球市场的程度是成反比的。

对此,日本人铃木德昭很赞同,他认为日本J联赛在发展初期同样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没有合理的市场营销,球队的发展会陷入瓶颈,并最终难以提高。”而德国人班德却认为,中超现在关键是要提高品牌效应,目前想着如何赚钱还为时过早,“现在德甲的门票是欧洲五大联赛中最低的,但我们的上座率却很高,这也是为什么德甲的生命力始终顽强。”

在谈到2007年女足世界杯将对中国女足带来什么影响时,前中国女足守门员高红认为,这既可以是契机,也有可能被我们浪费。“1999年的美国世界杯上,中国女足并不比美国女足受关注低,但是我们却没能利用那个机会,反而被美国人在女足方面甩下很多。”现在又一次世界杯的机会来了,中国女足能重现1999年的辉煌,并最终摆脱困境吗?

关于中国体育商业化的前景,如何利用赞助进行体育营销,也是今天讨论十分激烈的话题。华盛顿特区联队拥有者,美国威斯莱克国际集团董事长张惠中表示,在美国的足球联队中,存在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所有联队的队员都只穿ADIDAS,啤酒也只有百威,也就是说,每一类的赞助商只有一家公司。而在欧洲的联队则是各自拥有各自不同的赞助商。面对集中营销和分散营销,中国联赛要如何选择?

每个人都知道奥运蕴藏着巨大商机,每个人都希望从中分一杯羹,中国足球也不例外。但在第四场讨论中,几个中国人却就中国足球得出了同一个结论:2008年北京奥运会帮不了中国足球。

讨论者:前央视著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体坛周报首席评论员周文渊,中体产业集团副总经理王奇和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黄竹杭。

经过历届大赛的洗礼后,中国足球仍未走出“出线足球”的特色——一切为了出线。而参加讨论的人全部认为,“出线足球”之于中国足球无异于杀鸡取卵。

黄健翔是最不乐观的,“以往我们衡量一个国家足球的好坏,或者说衡量我们国家队的好坏,就是能不能出线年北京奥运会我们不用再为出线发愁,但意思是一样的:整个国家的足球将为国奥队服务!”

作为黄健翔的老搭档,张路对黄的观点表示赞同,“如果我们为了国奥队的一个好成绩,断送整个国家的联赛、甚至是更高一级国家队的比赛,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2008年3月,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即将打响,而如果届时国家队主教练没有权力征调23岁以下的优秀国奥队球员的话,是国家队的损失,还是中国足球的遗憾呢?

该如何看待奥运会对中国足球的影响?体坛周报首席评论员周文渊认为,不能单一看奥运会期间的足球会怎样,“那时肯定火爆,正如2004年亚洲杯一样,当时的中国足球也很低迷,但一到大赛球市火爆依旧!”周文渊觉得,相对而言,奥运会之后的中国足球怎样,才是最具参考价值的。“同样以2004年亚洲杯为例,当时如此火爆的球市在亚洲杯结束后又迅速跌入低谷,假球、黑哨、暴力……中国足球马上又换了一副嘴脸,难道我们的足球真的只能在大赛才闪光吗?”

“奥运会足球对整个足球运动的影响是肯定存在的,如果成绩好,他会是极大的推动,但成绩不好呢?”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周文渊不无担忧地说,“无论如何,奥运会的激情是一时的,联赛才是一世的。所以,如果我们放弃联赛而保奥运,那绝对是走回了原来的老路,更让奥运会原本积极的效应,就此变成负面影响。”

“根据IFA的传统:最好的总是留在最后。我相信第五个议题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随着主持人颜强一句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开场白,本届北京国际足球竞技场进入了最后一个议题:关于欧洲俱乐部来华。

讨论者:英超切尔西的主席巴克、德甲拜仁俱乐部国际事务总监哈格勒、西甲巴塞罗那俱乐部国际商务总监穆诺阿和瑞士盈方公司中国总裁王应权,以及体坛周报社副社长颜强。

无论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中国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即便这个市场可能不会卖更多的正版球衣,但13亿人口中蕴藏的巨大商机得到了所有嘉宾的肯定。

作为瑞士盈方在中国的总裁,王应权首先肯定了中国广大的球迷群体,“中国无论是现有球迷数量还是潜在球迷数量,都远远超过了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拥有如此广大的球迷数量,但又如何与欧洲豪门联系起来呢?

来自巴萨的穆诺阿觉得中国球迷其实和南美球迷有很多相似之处,“一个阿根廷球迷,他既可以喜欢河床,也可以喜欢皇马,这并不影响什么。但对于两家俱乐部而言,他们的球迷数量就得到了最大提升。”穆诺阿觉得,中国球迷支持当地俱乐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并不应该成为妨碍他们热爱欧洲豪门的理由。

一方面是中国足球希望得到欧洲豪门的帮助,另一方面是欧洲豪门希望占有中国广大的市场。这样一个原本看上去完美的结合,为什么至今仍未找到一个便捷的途径呢?

巴萨的穆诺阿认为,实际上无论是过去曾在中国赚得不少钱的皇马,还是如今即将打算来华的巴塞罗那和切尔西,都不会将在中国的短期收益看得多重。“实际上,这一部分的收入对于整个赛季需要支付众多超级巨星的天价薪水的欧洲俱乐部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所以我们更看重的是品牌效应和长远利益。”

针对这一说法,瑞士盈方中国总裁王应权认为,欧洲豪门的来华发展之前其实走错了路。“他们老是寻求与俱乐部合作,殊不知两家俱乐部的合作顶多不会超过五年,而对于中国特色的市场来说,少于五年的计划基本上就没意义。”那么欧洲豪门在中国发展该走哪条路呢?“与中国足协合作,与中国地方足协合作,这样的联系才能更长远,才能更牢固。”

这是一个所有中国人都关心的问题,既然老外们都打着帮助中国足球的旗号来到了中国,那么他们又真正为中国足球带来了什么呢?

“据我所知,切尔西俱乐部是唯一一家,从青少年足球开始为中国足球出谋划策的欧洲俱乐部。”切尔西主席巴克不无自豪地说。同样不落人后的还有巴塞罗那,这家西班牙的百年豪门将重点放在了商业利益上,穆诺阿表示,“巴萨与众多国际大企业有着长久而深远的联系,如果中国俱乐部有需要,我们完全可以帮助联系,并为你们带来丰厚的赞助。”而作为德甲的豪门,拜仁希望自己向中国传递的是“明星团队”的精神,哈格勒表示,拜仁从来都不是一家特别重视某个球星的俱乐部,“我们不会因为贝克汉姆可以帮助我们卖球衣就买他,我们从始至终宣传的都是拜仁本身就是明星球队,这点或许中国俱乐部可以借鉴。”记者 张斯瑜

中国足球的金童梅西 刘卫东-亚泰的青训结晶 1987年出生的刘卫东是亚泰的“青训结晶”,这位地道的长春人已经逐渐被长春球迷所熟知…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