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电影《八角笼中》:以奋斗冲破命运的牢笼

王宝强历时六年精心打磨的影片《八角笼中》,讲述了格斗教练向腾辉带领一群大山深处的孩子们,通过顽强不屈的奋斗,克服重重困难,冲破命运牢笼的故事。影片人物形象生动鲜明,情感表达细腻真切,感人至深。

《八角笼中》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有着浓厚的写实色彩。片中连绵起伏的大山、弯曲颠簸的山路、简陋的沙场、破旧的卡车、昏暗的县城KTV,都给人以粗粝沉实的生活质感。片中人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浸润着民间底层的江湖气息和油盐酱醋的市井味道,洋溢着狂放恣肆的野蛮生长力量。一群孤儿刚到沙场大口吃饭的画面,宁愿受苦挨骂也不愿离开的情形,苏木家一贫如洗的状况,姐姐瘫痪在床的窘境,道出了大山深处生存的艰难。对生活环境的写实性呈现,对底层困境的逼真展示,赋予了影片较强的真实感,颇具艺术上的穿透力和震撼性。

影片前半部分的叙事非常扎实,环环相扣,稳打稳扎,娓娓道来,不疾不徐,详细交代开沙场的向腾辉如何与孤儿们相识,如何不得已收留他们,如何打假拳赚钱,如何弄假成真办起了格斗俱乐部等一系列事件。整个过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在紧凑的情节中被清楚地讲述出来,简洁凝练、干净利落。

鲜活的人物形象塑造,是影片的一大亮点。片中的向腾辉、王凤、王敬福、李总等人,各有特点,各如其面,就像从现实中直接走出来的一样。在他们身上,既有摸爬滚打的泼皮劲儿,又有追金逐利的市侩味儿,同时还有几分大胆敢为的草莽气儿。人物的对白语言,亦是从生活中挖掘提炼出来的,不仅贴合人物身份性格,而且有着来自生活本身的沉甸甸的力度。

在主人公向腾辉的身上,充分体现了人性的复杂性。向腾辉不能说是个没有瑕疵的人,他坐过牢,性格中有自私、狡黠、懦弱的成分,但是,他没有丧失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本质是善良的。正是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善良,使他在看到苏木家的情况后,打消了要钱的初衷,还编了个谎话留下了一些钱。正是这种善良,使他在自身并不宽裕的境遇下,仍然收留无家可归的孤儿,给他们提供无私的帮助。他是倔强的,再苦再难也不轻易向孩子们诉说;他又是固执的,努力捍卫着最后一丝面子和尊严。性格的复杂性,使人物形象更加立体、多元。

影片细腻地表现了向腾辉和孩子们如父如子般的深厚感情,以及他与王凤患难与共的兄弟情谊。人物间的相互打趣嘲讽、粗话式的交谈,反映出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相互依存的亲密关系。所谓的取笑、嬉闹、对骂,正是亲密情感的表达方式。在这种亲如一家的情感支撑下,向腾辉和孩子们勇往直前,不屈不挠,顽强拼搏,努力奋斗,坚定地朝着目标迈进。无论是遭遇诸多挫折的向腾辉,还是深山里走出的孩子们,他们都是在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推动下,从不放弃,永不言败,最终赢得了成功,改变了命运。

《八角笼中》还揭示了善恶是非的多义性。向腾辉收留大山里的孩子,帮助他们生存下去,树立信心,改变命运,这是值得赞颂的。但是,他让孩子们打假拳,明显是不对的,尤其是利用未成年人赚钱,更是违反法律的。正因如此,向腾辉才会被别有用心者抓住把柄,被媒体当作负面现象报道,才会被大众以正义之名口诛笔伐。影片由此触及到正义的复杂性和多维面向,触及到了新闻媒体和大众舆论的双面性等问题。影片试图告诉观众,真相有时非常复杂,善与恶很可能不是斩钉截铁地相互对立,而是彼此交织在一起。

片中的川剧变脸表演,堪称神来之笔。一方面,现代城市街道上突然走过一群身着古装戏服的表演者,有时空错位之感,隐喻着向腾辉经历的荒诞性。另一方面,在川剧变脸的表演中,表演者在不同的面孔之间切换,暗示着好事坏事可以相互转换,舆论也可以突然转向,这给了向腾辉很大启发,推动着后续情节的发展和转折。可以说,川剧变脸表演的融入,既弘扬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成为剧情反转的关键点。

影片后半部分的处理,略显仓促,情节上跳跃性较大,激烈的矛盾冲突,大起大落的剧情反转,失掉了前半部分的生活质感和丰厚底蕴。结果苏木挥汗擂台、赢得冠军的情节,是很多搏击题材影片的惯用桥段,缺乏新意。但总体来说,《八角笼中》是一部诚意之作。影片在带给观众努力奋斗、永不放弃的精神鼓舞的同时,也启示我们,对善与恶、是与非的评价,应持更加辩证、客观的态度。(作者:兰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周仲谋)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